评分3.0

鬼平

导演:熊木杏里

年代:2014

地区:巴勒斯坦剧

类型:内地剧

主演:贾立怡 赵咏华 胡越山 梁洛施 班得瑞乐团 

更新时间:2021-02-26 17:22:57

剧情介绍:  综计文帝生平,以恭俭为治。即位以来,所有宫室苑囿,车骑服御,并无增长,有不便于平易近者,即行根除。尝欲就骊山之上,筑一天台,唤到工匠,计较工料用费,约需百金。文帝叹道“百金乃是中人十家之产,吾奉先帝宫试冬常恐德薄,不堪享用,何必更筑此台。”遂命罢议。文帝本身常服弋绨,足履革舄,以韦带剑,莞蒲为席,集上书之囊以为殿幔所爱慎夫人衣不曳地,宫中帷帐,皆甚朴实,并无文绣之饰。每遇水旱,即减损服御之物,除山泽之禁,又命仕宦发仓廪以济穷户。即位之初,首除收孥相坐之律,定赈穷养老之令,后来复除离间妖言法及肉刑以省科罚;亲自耕桑,除往田租,置三老孝悌力田常员以劝农业。屡诏举贤能鲠直能婉言极谏之人,亲自策之。贾谊、贾山、袁盎、冯唐等述说切直,并加纳用。以是当日国内安宁,家给人足,每岁中断狱,犯法之人,可是数百,几致刑措不消,有成康之风,后世帝王少有及之者。

简介:

鬼平

鬼平剧情详细介绍:  板板笑道:鬼平“第一招诈客,鬼平针对那些不常买衣服 ,没时候、没心计心情也没经验砍价的客人。先诈一下,成了固然大赚,不成,还能接着慢慢谈。再说说第二招,欺客,你们发明没有?所有服装尽是‘名牌’!国内的 ,国外的,没有一家是杂牌子。欺负客人不识货,勾起虚荣心,妈的,一百多买品牌服装,占大便宜啊。实价六十的衣服 ,叫价六百,你还几多?这叫欺客。”

又问袁盎道“如今计将安出?”袁盎道“惟有将丞相御史斩首以谢全国,鬼平方可免人群情,鬼平且淮南王生有四子,惟陛下属意。”文帝心想此事原怪不得丞相御史,只是沿途地方官全不在意,实属心爱。遂下诏丞相御史,查明所过州县,仕宦不愿发封验视,与同侍臣不进饮食者,一概弃市,是以扳连死者多人。列位试想专制君主往往卸过臣下,连文帝都不可免,真是可叹!文帝又命用列侯礼葬刘擅长雍县,过了年余,乃封刘长四子安、勃、赐、良 ,皆为列侯。当日官方为准南王作歌,词道一尺布,尚可缝;一斗粟,尚可舂,兄弟二人不相收留。却说贾谊自从受命出为长沙王太傅,鬼平心知为众所忌,鬼平郁郁不乐,一起南行,到了湘水 。想起往日楚国贤臣屈原 ,被谗见逐,曾作离骚以明己志,后竟自投汨罗而死 。贾谊自念明珠暗投,却与屈原不异,因作赋一篇以吊屈原,借以发扬本人心中感伤不服之意。及至长沙,进见长沙王吴产,吴产乃是吴芮玄孙,年数尚幼。贾谊身为太傅,一住三年。他本河南人,自到南方 ,见识皮卑淫,大半是戎狄居住,未经开化,本人伤悼,若何到了此种往向,常虑寿命不长。一日忽有鹏鸟,飞人贾谊屋中,集于坐旁,很久始往。原来楚人风俗,以此鸟为不祥之物,若飞进人荚冬主人将死。贾谊见此鹏鸟,来得古怪,心想莫非本人将死,因此又为鹏赋以自宽心。后年余文帝忖量贾谊,遣使召之来京,贾谊到京,进宫求见。此时文帝身坐宣试冬礼官致祭鬼神,奉上胙肉 ,适值贾谊到来,文帝因问以鬼神之事,贾谊具道以是然之故。文帝见贾谊讲说鬼神事理,甚是精微,听得津津忘倦,不觉将身移近席前,直到夜半方罢。文帝因叹道“吾久不见贾生 ,自以为看法过之,今天方知不及。”因拜贾谊为梁王太傅。梁王刘揖 ,乃文帝少子,性好念书,甚得文帝宠嬖,以是特命贾谊为傅 。文帝又不时问以朝政得掉 ,贾谊因上书痛言时事,洋洋万余言,先人因名为《治安策》。文帝得书深纳其言 ,到了十一年夏六月,梁王揖进京朝见,偶不慎重 ,忽从立时坠下身故。贾谊自伤身为太傅辅导无状,乃至王遭横死,常多悲啼 ,过了年余,亦遂身故 ,年仅三十三。先人因惜贾谊以王佐之才,遇着华文有道之主,尚不可尽展所长,乃至抑郁而死,唐刘长卿太长沙贾谊宅作诗吊之道三年谪宦此栖迟,万古惟留楚客悲。

贾谊又劝文帝尚俭仆,鬼平崇礼义,鬼平省科罚,教太子等。文帝多见实施 ,惟有请将列河山地,瓜分为无数小国,尽封其王后辈,文帝未及打点。至景帝时,遂有七国之祸。贾谊又见当日匈奴刁悍,时犯边境,因上陈三表五饵之术,自请为属国之官,务使匈奴降服 。文帝见是骚人之谈 ,不听其言,一意要与匈奴和亲,谁知匈奴仍来犯来 ,频年不息 。未知匈奴为患景遇若何,且听下回分化 。中行说闻命,鬼平心想住在中国,鬼平岂不是好,凭空要我奉此苦差,到那荒冷地方,好似犯法充军一样,且又不知何年代日,方得回国,以此心中不愿,辞让数次 。文帝不允其请 ,中行说没法,只得收拾起身,但他是以起了怨毒之心,临行对人说道“我本不愿进胡 ,朝廷偏要强迫,我不到彼处便罢,若到彼处 ,定要设法报仇,从其中国不要想过承常日子。”中行说既往,有人将此语传说于外。那时都以为他可是是个太监 ,能有多大本事,变成边患 ,因亦心不在焉。谁知中行说一到匈奴,便死力恭维老上单于,果真得他宠嬖,言听计从,是以又弄得两国兵连祸结,不得安静。

原来匈奴自与中国和亲,鬼平每年得了中国供应绸帛、鬼平棉絮、酒米等物,比起他所食的乳涝冬所衣的┞繁裘,天然精彩得多,遂使匈奴嗜好,逐突变换。又兼连娶宗室之女,作燎逅慵普氏 ,宫庭中习惯,更收留易改同汉人一样。到了老上单于,自少便习用汉物。中行说心恐单于将与汉人异化 ,于匈奴大晦气益,此时竟忘了本人本是汉人 ,反一心一意为着匈奴,惟恐匈奴将被汉廷制伏,因对老上单于说道“匈奴全国人众,计较起来,不可抵得中国一郡,以是能称强一方者,皆因常日衣食 ,与汉人不同,不必仰给于汉。如今单于改变旧俗,癖铁汉物,汉廷只须将全国物件,划出很是之二,供应匈奴,匈奴便当举国回降于汉 ,此乃危亡之道,愿单于急宜变计。”老上单于闻言大悟,从此便也不重汉物。不消少焉,鬼平中行说跑了回来,鬼平世人看他混身衣服,东破西裂,一条条绸片,一丝丝棉絮,随风飞扬,却似花蝴蝶一般,同伙们都觉可笑。中行说也不言语,急速将身上衣服脱下 ,穿起皮裘毡裳,仍前驰骤一番,回来并不破损。中行说遂抖嗄掩说道“诸君知得此理否?君等日常生存,与汉人不同,汉物虽好,到了此地,并无用处,有何珍贵 ?”世人听了,一同称善。中行说又不消中国饮食,改从匈奴习惯,人问其故 ,中行说答道“汉人食品,甚不便当,且亦不如兽肉乳酪风味之美 。”因此匈奴公共,见中行说本是汉人 ,反从胡俗,便也将汉物看做日常平凡,不见稀罕。

中行说又见匈奴生性愚昧,鬼平不知书记计较 ,鬼平常日所有人口牲口,可是约计大数,死活进出,漫无稽考。遂又教训单于旁边之人,进修书写及计数方式 ,将人口牲口,分袂门类,设立簿籍,进出挂号,具体计较,以备查考。匈奴得了此种学问 ,无形中竟增许多智识。中国既与匈奴和亲,约为兄弟,每年均遣使者赍持手札及照约应送各类物件,前往匈奴,匈奴亦常有回书并答赠之物。向例汉帝来书,皆用长一尺一寸之木简 ,上写天子敬问匈奴大单于无恙,中央叙述言语并所赠物品。中行说因教单于做成答信,用长一尺二寸之木简,所有印章及封套,皆较长大,书中措词,异常倨傲,开首写道“六合所生日月所置匈奴大单于,敬问汉天子无恙。”今后也写所答言语及报赠之物。单于见中行说教他与中国争胜,心中甚喜,以为中行说尽忠于己,故皆依言打点。历来中国所遣使者,鬼平到了匈奴地方,鬼平见其生存粗陋,风俗蛮横,不免心生鄙薄,往往夸张中国文化,耻笑匈奴愚昧,匈奴中也无人能与之辩说。自从有了中行说,便替匈奴与汉使辩说,汉使偶言匈奴风俗若何蛮横,中行说也说中国习惯衷多难只好,彼此激辩几交次,汉使竟不可将他难倒。后来中行说感觉厌烦,每遇汉使到来,要想与他辩说 ,中行说便用言阻住道“汉使毋得多言,汝但照管本人送来物件,留心检核,品格是否精巧,份量是否满足,倘使有粗恶短少等弊,我中断不愿随便纰漏放过,且待秋成时辰,吩咐消磨铁骑践踏汝的田禾,届时勿怪我背信误期。”汉使将言回报文帝。文帝始悔当日不应遣派中行说前往,自贻后患。

中行说又教单于多派侦察,鬼平潜进边地,鬼平探询真假,如有机遇可乘,便即遣兵前来抢劫。自文帝十一年冬十一月,匈奴始背和约,来侵狄道。掳往人畜颇多,只因初度获了成功,从此频年寇盗,边境不宁。文帝固然屡次遣兵防剿,没法沿边千余里,处处皆可进寇,实属防不堪防 。匈奴但侦得某处边备稍疏 ,便来抢劫,及至汉兵到时,胡骑早已出塞。文帝因为此事,竟弄得没法可想。李广卧在网上,鬼平前后旁边,鬼平都是胡兵围守,要想脱逃,未得其便,索性闭目假死,使他不作预备。约略行有十余里路,李广心想不趁此时急逃 ,若到胡庭,莫想得回中国。遂偷眼向四围观看一遍,看见近旁有一胡儿,骑在立时。李广留心细看,知是一匹好马,此时心急智生,急速耸身一跃,捷如飞鸟,竟跳上胡儿马背。李广一手夺得胡儿弓箭,一手将胡儿推落马下,勒转僵绳,加上数鞭,那马展起四蹄,如飞向南驰往。胡兵出乎意料 ,大惊掉收留 ,一齐拨回马头,从后急追 ,李广回头一看,尘埃起处,追兵来了数百,本人独身匹马,若何抵敌,只得催马前进。好在座骑得力,胡兵大都追赶不上,也罕有十人嫠坐好马,逐步追近,李广便将夺得弓箭,回射追兵,无不应弦而倒。李广且行且射,一向行罕有十里路,却与手下残兵相遇,胡兵追赶不上,只得回往,李广竟得逃脱。

读者试想李广此次出兵,鬼平骤遇单于大队人马,鬼平寡不敌众 ,乃至兵败被擒,可谓全力杀敌 ,及被擒今后,又能计划逃回,理应替他原情,将功补过。谁知李广回国今后,有司查问景遇,说他丧掉士卒甚多,本人又被活捉,照律应当斩首,但按例许其出钱赎罪。李广遂赎了极刑,免为庶人。此时公孙敖、公孙贺、卫青三路兵马 ,亦皆回国。公孙敖兵出代郡,为胡兵所败,折兵七千余人 ,亦坐斩罪,赎为庶人。公孙贺由云中出塞,未遇胡兵,并无捕捉。只有卫青自上谷直驱至龙城,克服胡兵,斩首七百级。武帝赐爵为关内侯,合计四将出师,一人无功,二人坐罪,独卫青得受爵赏。李广自从免官,鬼平闲居无事,鬼平恰值颍阴侯灌疆有罪掉爵 ,二人结伴,同到蓝田、南山之下居住,不时出外射猎解闷。一日乡下有人,来请喝酒,李广随带一个马兵,前往赴席。饮到天晚回荚冬一起行从亭下经由,却遇霸陵县尉,出来放哨,见了李广 ,大声呵叱道“汝是何人,竟敢犯夜?”原来汉制不许大众夜行 ,夜行者谓之犯夜。李广未及准许 ,旁有马兵向前说道“此乃故李将军是也。”谁知霸陵尉 ,正在酒醉,使出官威,喝道“纵使现任将军,尚不得夜行,何况是故。”遂将李广并马兵留在亭下,睡了一宿,次早方得回家。李广生性褊狭,受了霸陵尉欺负,怀恨在心,要想报复此耻。正好过了一年,武帝又拜李广为右北平太守。

匈奴自被汉兵四路来伐 ,鬼平心中不甘,鬼平到了秋天,遂遣兵数千人进塞,沿着边境 ,一起杀掠,渔阳地方,尤遭其害。此时韩安国康复复为卫尉,武帝遂命安国为材官将军 ,领兵屯守渔阳。一日捕得胡人,听说匈奴现已远往,安国信以为实。又见恰是农忙时辰,遂据情奏闻武帝,罢往守兵。不意过了月余,胡兵忽大举侵进辽西、渔阳、雁门等郡,杀辽西太守,败渔阳、雁门都尉。安国部卒仅有千余,仓皇出战,汉兵大北。安国受伤回营固守,匈奴四面围攻安国。又闻塞下传言胡兵将进东方,武帝遂将安国移守右北平。安国自思往日身为御史医生、护军将军,总揽诸将,资历已老;如今却被掉队卫青等建功,本人领兵在外,反多败亡,甚是仇恨,停整理武帝将他罢回。谁知武帝更将他迁往东方,防御胡寇,是以怏怏不乐,可是数月,竟得病呕血而死 。武帝得报,正在择人接任,忽想起李广人材可贵,弃置不消未免惋惜 ,遂下诏命李广为右北平太守。李广受命,便欲报复私怨,奏请武帝,将霸陵尉随军挪用。武帝准奏 ,霸陵尉被调至军,李广一见盛怒,喝令旁边推出斩首。一面上书武帝 ,陈明情节,自行请罪。未知武帝若何发落,且听下回分化。李广见郡中无事,鬼平不时以射猎自娱,鬼平生性尤喜射虎,每居边郡,闻说其地有虎,便随带弓箭,亲往射之 。及居右北平 ,地尤多虎,李广常日随带兵士,跨山越岭,寻觅虎迹,虎若被他碰见,一箭一只,莫想看活,也不知杀了几多 。一日,李广行到山直达角之处,溘然一阵风过,迎面来一班斓大虎。那虎一见有人,便蹲在地上,大吼一声 ,张牙舞爪猛扑过来。此时李广与虎相往可是数丈之地,侍从兵士,见来势凶猛,一时猝不及防,吓得七手八脚。李广张弓搭箭,急向那虎射往。说时迟,做时快,那虎一爪早扑到李广身上。一班兵士急持火器来救,忽见那虎四足一蹬 ,直挺挺倒地而死,行近看时 ,原来李广一箭直贯虎心 ,以是死得云云之速。再看李广身上,却也鲜血淋漓,受了重伤,世人回忆刚才思形 ,危险万分,不觉毛发悚然 ,遂扶着李广,回往延医调理。李广此番几近命丧虎口,在他人早怀戒心,偏他毫不介怀 ,待得伤痕平复,仍前出外射猎。

又一日,李广自山旁行过,了看草木丛杂傍边,隐约似是一只猛虎,卧在地上。李广觑准,放了一箭,只听飕的一声,那支箭不高不下,正中虎身。世人便赶向前往,要想拖那死虎,谁知近前一看,倒是一块大石。再看那箭镞连杆都透进石内 ,稳稳插定,只余一半箭羽,露在外面,用手拔它不动。公共见了 ,都道石头何等坚贞,箭锋竟能穿进,真是很是希罕,遂赶回报知李广。李广不信,自来观看,果真不错,心中也觉惊讶,因此再回原处,对着那石,重射一箭 。谁知此次虽仍射中,箭锋碰在石上,折为两段,石头依然无缺,并无损伤 ,李广连射数箭 ,终不可进,但不知先前一箭,何以云云,本人也稀里糊涂。

东方朔、枚皋皆作皇太子生赋以贺。武帝又命立禖祠,使校皋作禖祝之文祭之 。枚皋又献赋于卫皇后,戒以慎终如始。卫后既立 ,外家皆得封赏。卫后长姊君孺 ,嫁与太仆公孙贺;次姊少儿,先与霍仲孺私通,生子名为往病,后又与陈掌私通。陈掌即陈平曾孙 ,武帝乃召陈掌为詹事,陈掌竟娶少儿为妻。霍往病年已十八岁,武帝亦用为侍中。

武帝拜减宣为厩丞。一日,卫青又向武帝保举一人,其人复姓主父名偃,乃临淄人,素学苏秦、张仪之术。家贫客游诸侯,所至不遇 ,至是进京 ,来见卫青。卫青与语大悦,遂向武帝保荐。谁知言了数次,武帝未即召用。主父偃久在京师 ,用度已尽,处处借贷,每多引人厌恶,覃思没法,只得写成一书,自行诣阙上之。同时又有燕人徐乐,临淄人严安,一同上书,皆言时务。武帝见了三人之书 ,甚合其意,立刻同时召见,对三人性“君等皆在何处,何相见之晚也!”皆拜为郎中。据臣愚见,诸侯王后辈多者或至十余人,惟有明日宗子乃得嗣立,其他虽系骨肉 ,并无尺寸之封,未免向隅。愿陛敕令诸侯王得推恩瓜分其地,以封后辈为侯。在彼人人喜得所愿,又出自立上恩义,实则割裂其国,使渐弱小易制。”武帝听了称善,乃下诏允准梁王、城阳王之请。又公告诸侯王有愿分与后辈邑者,许其奏闻照办。因此诸侯王支庶后辈,皆得封邑,藩国由此减弱。